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 > 艾诺迪亚 > 正文

艾诺迪亚4咫尺真相感到伤感

2014-08-20 14:27:55来源:游戏狗整理编辑:安妮的眼泪_

尤希娅凝眉思索了一会,抬眼看到凯恩也是一副沉思的样子,以为他是被纸张上若有所指又神秘莫测的内容难住了,便出声安慰:

“慢慢来,如果实在是想不到也不必强求,它的背后不论有怎样的秘密,原本都不属于我们。”

少年点了一下头,没有接话。

如果这个秘密……果真是涉及到“永生”的话,倘若日后流传到其他人手中,又不知道会生出多少事端。

娟秀字迹寥寥几行的信纸被揉成一团用力地丢到地上,连带着滚了几滚才停下。

克鲁斯阴沉着脸,就算是当初在由他指挥的战争中失利也不曾见到这位叱咤风云的大将军如此神情。

城主夫人看了自己的丈夫一眼,眼眶微红,还是伸出手去拍了拍克鲁斯的手背,哑着声音开口:

“她不是小孩了,在外面……”

“简直是胡闹!”城主冷声打断,房间内本就不高的气压因为他这句话又下降了几分。立在一旁的几个贴身仆从全部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出。

“我看是这些日子把她惯出大小姐的娇纵气来了!我行我素!一点也不知道考虑后果!”

在两国战争爆发之前,不知从哪里听来多巴洛克正在说服自己父亲重返战场的阿梅里尔也就此事找到了克鲁斯,不过她的目标却是希望克鲁斯允许她随帝国出战。

阿梅里尔从小接受正规的骑士训练,父亲书房一切与骑士、战争有关的书籍都被她看了个十成十,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加入圣骑士团,为祖国出力。

克鲁斯每每听到她口中的理想时都不置可否——帝国早就不是当初的那个帝国了。

如今的贝勒塞水太深,就连他这样既有战功又有实力还不缺帝宠的人都不敢保证能安然无事,就是因为如今的帝国主权已经完全掌握在埃洛斯沃斯一人手里。

不然,战功卓著的帝国将军也不会正当风光之时退出一切跑来做一个小小的偏僻城主了。

这些道理,城主曾经明里暗里地和阿梅里尔谈过几次,可惜宝贝女儿似乎根本没有听进去——不然也不会在刚刚爆发战争的时候,留下这样一封莫名其妙的“暂别信”就去了前线,不声不响。

“你说她一个女孩子……”城主夫人担心的是另一方面:按照规定,女性是不能够当兵参战的,如果索菲亚真的跑到战场上去,难道要扮成男装?

她这样猜测着,难免又忧心忡忡起来。

“不管她!好好的天青城不待,我看这次要她自己亲身体验一把,才会知道战争不是小孩子过家家那么儿戏。”克鲁斯面上浮现出一丝不忍又很快被气愤代替,站起身来大步流星走了出去。

城主夫人看着克鲁斯消失在门口,低低叹息一声也站起来,挥手让一旁的老管家过来,对他轻声吩咐了几句。

“等这件事情解决后,凯恩有什么打算吗?”两人散步在小路上,微凉的清风不时吹过,远处的天边好像漫起一层薄雾,看不真切。

“回贝勒塞。你呢?”

“我准备动身回瑟林湖,等战争告一段落后就四处走走看看,”尤希娅眯起眼睛感受田间的风带着庄稼的气息拂过面颊,声音也是清清的,“等到什么时候累了,就回家去。”

少年表示赞同:“艾诺迪亚这么大,有很多地方尚未有生命踏足。如果不能在有生之年到处走走确实很可惜。”

凯恩说着一顿,想起了马雷斯。年纪轻轻实力超群,又有丰富的阅历……如果不是那个诅咒,他的人生应该会比现在要畅快许多。

也不会不得已之下退出黑暗教团了。他知道好友漫不经心下隐藏的强烈自尊和对自己实力的骄傲,因此也明白,那样一个看似简单的诅咒,对马雷斯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你在想什么?那张纸的事情吗?”看他突然不做声,尤希娅询问。

“没……等等,”少年好像想起了什么,看了看尤希娅的脸,“通往魔族地下城的那个洞穴,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啊,怎么了?”少女满是疑惑。

“在走进洞穴前,马雷斯曾经和你说了一路他的所见所闻,对不对?”

“嗯……是的。”她还是不明白,“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了?”

“最后,他和你说起过一个吟游诗人曾说的故事……”当时马雷斯对圣女说的那些,要么是当初他们两人共同经历过的,要么是好友早就与自己说过好几遍的,所以他也懒得再听。

直到在洞穴门口,三人合力推开那块巨石时,马雷斯才说出了一个十分新鲜的见闻,因此凯恩也就听了听,没想到在这里竟派上用场。

尤希娅费力地回想了一会,眼睛亮了起来。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