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 > dnf手游 > 正文

dnf手游酒馆异闻录 绯红色的记忆下

2020-03-13 15:26:10来源:游戏狗整理编辑:阿司匹林

Hello,勇士们,这才多久不见,后台各种催更本美人鱼,甚至有人叫我“鸽子大王”,可真是过分。

为了满足勇士们的吃瓜欲,下面就是我们的八卦TIME!

上次讲了诺羽姐姐对阿甘左的回忆,那索西雅姐姐的秘密又是什么?想知道吗?那要继续认真听下去哦

从初遇 到相识

初遇时,她因鬼手而被凡内斯王国驱逐,游荡在米兰达平原附近。不得已之下她只能靠行窃维持生计,直到那天遇到了他。

她从背后偷袭他,想要抢走他的行囊。

虽然阿甘左当时尚未成名,但实力已经不容小觑了。卢克西的剑术虽然也不差,但两把剑相撞的瞬间,她就知道自己赢不了这个人……

情急之下,她心中的不安让卡赞瘟疫的症状恶化了,左臂的鬼手冒出疯狂的气息,她的眼前一片腥红,根本无法控制自己的行为,开始向阿甘左发起疯狂的进攻。她心里暗道一声“糟了”,便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暗精灵也会感染卡赞瘟疫?”阿甘左有些诧异的想到,但看到她充血的双目和不断颤抖的身体,阿甘左内心有些动容,手中的剑势开始弱了几分。

等卢克西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伤口已经包扎好了。

阿甘左看到她醒来,一言不发,留下了一些钱财转身就走了。

看着默默离开的阿甘左的背影,恢复理智的卢克西立刻追了上去,鬼使神差地开始跟在阿甘左的身后,她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样做,是内疚还是歉意?还是其他的什么……

“对不起……”不知道过了多久,卢克西用几乎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说道。

阿甘左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做回答。但这句迟到多时的对不起,终于让他们打破了沉默,渐渐成为了朋友……

互相依靠 为TA奋不顾身

他带她去了赫顿玛尔后巷找G.S.D打造了一副锁魂缚,用以压制鬼手的力量。虽然因为得病太久,有时还会暴走,但这对于痛苦了无数日夜的卢克西来说,已经是难以奢求的自由……

之后,他一有时间就训练她剑术。

虽然他每次都强调战斗时不能掺杂任何感情,但她没法控制自己的思想和情绪,她开始动心了……

她不喜欢别人看到自己丑陋的手臂,尤其是他。她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个怪物,所以平日里总是戴着长及肩部的手套遮蔽。

一次,阿甘左和卢克西接到委托,前往森林调查。

那天下着瓢泼大雨。也许是受到森林气息和恶劣天气的影响,卢克西的卡赞瘟疫再次发作,而那时他们正身处敌人的围攻之中……

当卢克西清醒过来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阿甘左紧紧护住了她。被阿甘左看到自己如此丑陋的一面,卢克西戏中既愤怒又委屈,她冲阿甘左胡乱发了一通脾气,但阿甘左只是笑着注视着她,看着她流泪的眼睛一句话也没说。

两人就这么互相依靠着,穿行在阿拉德大陆的每个角落。许多人都是他们旅程的见证者。

直到那一天的到来。

悲鸣洞穴的转移惨剧震惊了整个阿拉德大陆,连穷凶极恶心怀鬼胎号称最强剑士的紫雾团首领凯恩都命丧在使徒希洛克之手。

为了整个阿拉德的安危,也为杜绝不轨之人获得使徒的力量,阿甘左、西岚、巴恩、布万加和帝国军一起扑向了悲鸣洞穴。

但众人的力量在使徒的面前如此渺小,即使是面对深受重伤的希洛克,四人也只是苦苦支撑。在希洛克近乎疯狂的精神攻击之下,阿甘左四人倒下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原本负责外围警戒的她不知何时出现在希洛克面前……眼看到他的生命危在旦夕,她已经顾不得狂化后果,毅然决然地解下了封印的锁链……

即使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也不想看到他面临危险……

“卢克西……不要!绝对不能解开那个铁链!”受伤的阿甘左拼尽全力嘶吼着,可是,为时已晚,她还是解开了枷锁,将灵魂献给了卡赞,换取了力量……

希洛克刺穿了卢克西的身体,但是她仿佛不知道疼痛般继续冲向希洛克。一波又一波的攻击让希洛克逐渐无法抵抗,而卢克西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愈加疯狂……

最终希洛克无法抵挡这如同鬼神一般的攻击,能量开始逸散,爆炸应声而来,但卢克西已经没有时间和力气躲开了。

“不!!!”阿甘左落泪了么……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呐喊。

无奈,时间并不会倒流。

阿甘左挣扎着向前,跪倒在地,抱起了奄奄一息的卢克西。

“对不起,你……比我的生命更重要……阿甘左……遇见你才知道……眼睛是可以睁开的,幸福是可以得到的……”

尽管卢克西内心这么想着,却已经没有力气说出来……

一树伤心色 终是离别

“咳咳咳……可恶……到最后……都是这样……”卢克西喃喃说道,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或许他永远都无法清楚知道她对他的爱,也无法知道她平时说的话蕴含着多么深的爱意。

卢克西就这么走了,留下了阿甘左一人……

“后面的事情你都知道了。”索西雅看着眼角有些湿润的诺羽轻轻地说道。

不过也正是因为诺羽知道,所以她反而不知道说些什么,轻轻地摇了摇手中的扇子,呆呆地看着窗外。

索西雅没有再多说什么,陪着诺羽喝了一下午的酒,阿甘左始终没有出现在月光酒馆中。

诺羽向索西雅道了一声别,便起身离开了。

途径红树林的时候,一阵清风吹过,无数红花飘落,映红了整片天空。诺羽怔怔地看着这些红叶,想着当年阿甘左离开时是不是也在看着这同样的景色呢。

一树伤心色,几人离恨中。

红花不解语,往来舞清风。

听完了这段故事,空空伊有些小失落,可不能让勇士们见到我抹泪的样子。

下次,空空伊会继续和勇士们分享更多更劲爆的酒馆异闻。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