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 > 阴阳师手游 > 正文

阴阳师饴细工传记鉴赏 SR饴细工传记故事分享

2021-10-13 11:27:40来源:游戏狗整理编辑:月月

阴阳师饴细工传记鉴赏 SR饴细工传记故事分享。饴细工是做糖人的匠人所化,甜蜜的糖人之后,隐藏了什么样的过往?

传记一

海上的夜很冷,人们拥挤在摇荡的船舱里,等待风浪能拉开远方新的地平线。

我只记得,我的怀里藏着一团火,当饥荒降临,故土已不足以使其继续燃烧下去,我便只能踏上渡海的小船,那时终日饥肠辘辘,海上能捞鱼充饥的日子寥寥无几。

“海那边到底有什么呢?可以吃到美味的鱼吗?”有个声音一直在问。

“海那边的鱼是甜的哦。”

船上一个陌生的老者,奇迹一般从袖子里掏出许多惟妙惟肖的糖制动物:

“觉得饿的话,就舔上一口,吃完的时候,就可以到我的故乡了。”

那些金色的糖画就这样支撑着我们,抵达了一片陌生却富饶的海岸。

老者出生于那片广袤而古老的土地,乃是游历返乡的糖匠人,我开始向他学习糖画的技艺,他便成了我的老师。直至我足以以此维生,回到故乡,记下了过往所见的一切花样,我做会飞的小小糖草,师父那巨大的糖龙……还有一条金鱼。

但不同的是,我做出的糖味道却很苦。

因而如今我安静寥落的货架前,也只有一个人会来。

那孩子戴着古怪的面具,总是调皮又自在,喜欢每天伸手向我讨要一条金鱼。他拿走的那条金鱼糖,会从我的梦里游荡过来,红尾与金鳞变成一团炽热的火,涌进我的胸膛,在无边无际的煎熬中,灼烧我的心脏。

我也记不得这是为什么。

但那孩子永远会来。

“金鱼的尾巴是歪的”他总是这样说着,然后拿走我的失败品。

如果能让他觉得糖是甜的,这样倒也不错吧。

偶然一天,我见到了那孩子被其他人欺凌时,面具脱落后的脸。正是因为那样的相貌,才会被排斥在人群之外,除了金鱼糖,我也可以给他更多别的快乐吧。

也是从那时候起,我第一次知道,人的相貌也可以像糖液一样改变,我给了那孩子一个完整漂亮的鼻子。我看着雀跃的他,好像在看着一个曾经在回忆中的人。

传记二

从那以后,我那个冷清的货架前,突然每天都会聚集很多孩子。

来吧,来吧,每个人都来幻想自己内心渴求之物吧,我来帮你们变成现实,这样不也是一种幸福吗?

但是,让幻想成为真实,这也是错吗?

所有的糖被摔落一地,放肆踩碎,同样摔碎践踏着的,还有我的心。

“快把孩子们的耳朵变回来!”

“看看你给这小兔崽子捏了什么东西在脸上!”

理智绷断瞬间,妖力与狂怒涌现。

“毁灭这一切……就这么让你们满足吗!”

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唤回了我狂乱的神智。

“不要!”

糖液即将冲击向孩子们的瞬间,这声呼喊,让陈旧的回忆冲击而来:潮水席卷,带走过一个熟悉的影子。

那个永不可能追溯的人,从此成了后来我所见一切孩子们的影子。

给他们幸福,让他们欢笑,让他们在颠簸的风浪中以甜维生,我愿为之而生,乃至最后为之而死。

这就是最初之愿。

因为辜负此愿,我至死,都没能抓住那个影子。

这一次,我不会再失去你了。

传记三

我一直试图描绘梦中那条金鱼的样子,但我越是想看清,它就越是从我手心游走,变成一团模糊不清的火。

我拼命操控磅礴的糖液从孩子们身边退去,而那孩子,仍然用纯粹的眼神看着我,举起了手里的金鱼糖。

多年前,从海上,至他乡,到我刚刚学习制作糖人的时候,我的儿子,常如一团火般扑进我的怀里,也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爸爸,海那边到底有什么呢?可以吃到美味的鱼吗?”

“老师说过,一念闪现,在糖冷却下来之前,就要把它浇绘出来!爸爸一定行的!”

爸爸要做金鱼的话,一定要看着金鱼才行吧?交给我吧!”

那之后,他再也没有回来。

我看着那孩子的脸,内心所念瞬间无比明晰。

早已彻底失控的妖力湖极难控制,好烫……好痛……被浸泡的双手好像要融化了一样……

但是,我的孩子,你知道我要创造一个怎样的世界,对吗?

模糊的意识中,汹涌的糖液终于止息,那个高举金鱼糖的孩子正向我奔跑过来。

他再次扑进我怀里的瞬间,一股熟悉的热流随之涌进我的胸膛。

失控的糖液终凝结成为光彩夺目的琉璃世界,而我的胸口,那里有什么东西似乎在渐渐融化。

糖的味道……好甜啊……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