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游戏狗新闻>人物访谈

割绳子发行商iFree:专注的手游发行者

2013-07-27 10:45:05来源:游戏狗编辑:子夜

说起《割绳子》(Cut The Rope)这款作品,熟悉手机游戏的玩家都不陌生。而这款作品的发行商就是i-Free(艾伏锐)。i-Free是俄罗斯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其业务涵盖移动互联网产业链各个环节,从内容发行、产品运营、NFC、移动收费等等。在本届ChinaJoy期间,记者采访了“割绳子”中国发行商i-Free(艾伏锐)亚洲区CEO Evgeny Kosolapov(尤金)先生,及中国区总经理王金星女士。以下文字通过采访录音整理发布。 

记者:能否先向大家介绍一下i-Free?在中国的团队有多少人?

尤金:iFree是俄罗斯的第一大移动互联网公司,我们在俄罗斯的业务范围很多,很广,从SP业务到内容服务,到解决方案都有。在中国的业务,主要是将俄罗斯的开发者带到中国市场,目前也开始将一部分开发者引入到国外。目前的精力还是放在游戏的发行上。在中国的团队不大,大概只有30多个,但在俄罗斯,我们有600多名员工。

记者:目前i-Free游戏在中国区引进了多少款产品?营收表现如何?

尤金:目前我们已经在中国发布了超过了50款游戏。因为收入方面和开发者挂钩,因此很抱歉我们不能透露,但目前游戏的表现都还不错。

记者:单机手游付费下载的模式在中国表现不佳,玩家更愿意下载盗版游戏,i-Free对此有何看法?是否有相应的对策?

尤金:的确,付费下载不太符合中国国情,因此可以注意到我们引入到中国的游戏都是免费下载的。但游戏中会有内购,通过这个方式来获得收入。对于盗版游戏,我们会给本地渠道上正版的游戏,让他们替换掉盗版游戏,这样也会给渠道带来一定收入。目前我们有不少游戏都不错,例如割绳子中国版,布丁怪兽,企鹅跳跳等作品在转化率和收入方面表现都不错。还有一款由俄罗斯著名卡通片改编的《开心球》表现也很好。

记者:例如《割绳子》这样的成功游戏产品,会被很多人模仿和抄袭,你们是否会为此而困扰?

尤金:实际上并不会。抄袭的游戏的质量是远远赶不上原版的,只要用户体验过我们的原版游戏之后,就会知道其中的差距了。

记者:类似ZeptoLab(注:《割绳子》开发商)这样的小团队在国外多不多?您觉得小团队(或独立开发者),和大团队大公司相比,是否有自己的优势?您认为小团队或个人开发者如何才能提高竞争力?

尤金:只能说它“曾经”是一个小团队(笑),现ZeptoLab已经是一个将近百名员工的公司了。通常在国外,团队刚组建的时候一般都只有三五个人,但随着团队将精力投入到运营等方面,它就会不断发展壮大,队伍也会随之扩大。不过也有一些团队始终将精力放在游戏制作上,那么它的规模就可能一直都是三五人。对于小团队,我认为它的速度和反应都会很快,他们可以在一个小房间里很轻松的交流,但大公司的审很比较多,审批等机制都会比较复杂,显得迟缓。

记者:但是,对于中国手机游戏市场,由于竞争日趋激烈,有人认为大部分中小团队在中国是难以生存的,对此您如何看待?

王总:实际上国外小团队开发手游,很多时候是出于一种对游戏的热情和兴趣,大家凑在一起做着玩,结果就成功了。相比之下,国内手游界比较浮躁,处事也比较功利,就会影响到自身发展。因此对小团队来说,关键还是加强自身的竞争力,通过努力也可以实现大梦想。实际上我是很喜欢小团队的,因为小团队可以创作出很多很精彩的作品。另外小团队虽然小,但它是可以通过一些场合来和别的团队交流沟通的。但这在国内可能不常见,或许是担心自己的ideas被别人盗用的缘故,大家都不太敢交流。但在国外这种交流很常见,而且很Open,如果对方欣赏你的idea,他们或许就会对你说:“那我们一起干吧。”我想这就是中外(手游界)的一种差别。

记者:作为一家国际领先的发行商,i-Free是否有将国内的移动游戏、App代理到国外?能否分享一些成功案例?

尤金:目前我们带出国外的最成功的作品就是网秦,和网秦的合作很久了。但目前在手游上还没有特别成功的案例,但我们会对希望进入海外的厂商进行一些帮助。我们今后会希望和国内的厂商进行长期的合作。

记者:中国手游行业的一个现状是,渠道多且比较乱,对此您如何看待?这对i-Free在华代理工作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王总:在一开始我们有计划接洽的有300多家渠道,但后面我们筛选出了一百多家。国内有许多渠道突然就出现,有些很快就消失不见。因此在行业的发展过程中,乱是一个必然的阶段。关键是能不能在里面找到秩序,实际上坚持很重要,需要适应这个行业,让自己做出改变。目前我们有和100多家渠道进行合作,我们在和它们保持着密切的沟通和交流。

记者:能否谈谈i-Free今后的发展计划?在中国市场将有怎样的战略规划?是否会考虑收购一些小公司小团队?

尤金:我们还会继续将精力放在发行上,进一步将俄罗斯和东欧的作品引入到中国,同时也希望能将优秀的中国产品带入到国外。我们在中国的团队也会尝试开始一些研发计划。对于收购,如果有好的团队我们也会考虑相应的收购计划,也可以自己造一些优秀的团队。不过目前都只是在计划中,因此还没有案例。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