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 > 天朝教育委员会 > 正文

天朝教育委员会做有思想的高产团队

2013-05-08 14:20:06来源:游戏狗编辑:H@h的影子

前言:跟“天朝教育委员会”三个创始人中的两位见面,是在一次饭局上,当时就觉得有机会一定要写写他们的故事,不论是“天朝”这款产品,还是他们开发游戏的“高产”效率,中间由于种种原因耽误了一个月,在他们搬到新的工作地点之后,终于得以拜访。

三个创始人的素描照

说到CatCap Studio,除了做手机游戏开发的人,应该很少人知道这个公司,但是他们的代表作“天朝教育委员会”,却每天通过游戏客户端向很多玩家普及着中国边边角角的各种知识。

因魔兽结缘

三人团队中,张春宝主要负责策划,赵晓天主要负责美术,吴涛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什么都做。这种分工跟他们各自的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要说为什么是因“魔兽”结缘,这还要从头说起。

吴涛的工作经历比较多样化。他在毕业之前就一直在游戏圈里摸爬滚打,毕业之后顺理成章先去一个报纸做硬件版的责编,继而发展到硬件版和软件版的责编,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由于自身是学软件工程专业的,所以就在当时的“航母”中国网“实战”了一年。

听吴涛讲自己的工作经历,有点像听中国互联网行业的边缘发展史,有高峰有低谷,经历了多次跳槽之后,他在一家台湾公司安定下来,主要的工作是网站开发,而当时的职位已经是技术总监了,在这家公司工作的四年时间里,吴涛也开始慢慢从技术往管理方向转化。

“这段时间挺开心的我觉得,跳槽不一定是坏事,你损失的可能是一些钱和机会,但是自己从中也学到了很多东西,比如在圈里别人对我的评价是最像正常人的技术,在所有的技术中我是唯一一个还能像正常人一样说话的,跟你沟通,明白你在说什么的技术。”吴涛总结自己的职业生涯时坦言。

四年的稳定期之后,吴涛就又闲不住了,他又开始了跳槽生涯:先是去了一家广告公司,后来被奥美收购了,由于理念的不同,他又快马加鞭的去了另外一家公司,做广告和舆情的监测系统,因为这项工作,他对互联网的信息分析了解更加透彻了。

“经过这些年的工作,可能是接触面比较广,所以什么都会,但是可能什么都不是特别的精,也就为我现在在自己的公司定位打下了基础。”吴涛分析道。

也就是在四年稳定期之后的这个阶段,吴涛开始了自己的“魔兽”生涯,也就是在这时,他与张春宝和赵晓天结识了。

比起吴涛,张春宝的经历要简单一些:大学新闻专业毕业之后,他不想去考公务员,就毅然来到了北京,开始了游戏策划的职业生涯。

“刚来北京的时候,一开始觉得自己没有经验,就随便找一个小公司锻炼,后来就去了一家教育机构,不过那段时间也挺有意思的,其实那时候自己有多少东西也不知道,但是学生有时候会跟你提一些很尖锐的问题,你也不得不去多想想。”在谈到这段经历的时候,张春宝对当时的境况尤其是环境对自己的历练,还是很满意的。

此后,在经历了昆仑、畅游等公司的历练后,张春宝慢慢找到了自己的方向。

“在畅游的时候觉得非常不适应,当时吴涛也正在和晓天组织团队,我就从畅游那边辞了。”

三个人之所以能互相了解搭伙做事,“魔兽”在其中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个人在工作的间隙,没有认识之前的共同爱好就是玩“魔兽”,也正是因为这款游戏,他们在一起组队,作战,彼此从陌生到熟识:“游戏这个东西有时候真的很奇妙,你看我们就是通过玩游戏结识了,因为不涉及到钱和利益,所以可以真实地表达对事物的看法,也是由此,我们都慢慢了解了对方的脾气秉性,为我们今后的合作打下了基础。”吴涛解释了这段相识的经历。

面对诱惑不刷榜

“天朝教育委员会”的第一行代码是从2011年的9月1日开始写的,从初创到上线,他们都抱着谨慎的态度,但是面对刷榜的诱惑,吴涛坦言,“他们曾经犹豫过。”

“到底刷还是不刷,因为这个诱惑力摆在那儿嘛,你不可能说你不动心,而最后我们琢磨半天,决定不刷。”吴涛回忆,“真是很难决定,但想好了之后我们的行动也很坚决,而且刷了之后可能结果反而不好,会把你很快的带上去,但是你也很快的掉下来。”

尤其是今年三月份苹果开始调整排名的规则,在这个决定出台的前夜,吴涛他们三人明智的放弃了主动找上门来的刷榜邀请。

两美元的故事

经常玩游戏的人对0.99美元肯定不陌生,一般的小游戏都会遵循这个定价,但是同为小游戏的“天朝教育委员会”的两美元定价,中间还有个小故事。

“在游戏刚刚上线的时候,我们想先让自己的朋友玩一下,然后反馈一些意见,我们加以改正,所以就先定了一个比较高的价格,这样其他用户就不会去买了,当时就想你要定一美元的话就有可能有的用户会下来试试,但是两美元就觉得有些高了,按照我们自己的逻辑就这么定的两美元,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是,游戏上线后,居然很多用户都去下载试玩,我们受宠若惊之余,也只好先扛着两美元的价格了。”张春宝在讲述这段经历的时候,仍然展现出了当时的不可思议之情。

之后游戏就一路从榜单的35名冲到了第10名,他们的团队就更不敢更改这个价格了,所以就一直“扛到”了现在。

“当然之后我们也会出免费版本,现在也正在制作当中。”吴涛解释道。

谨慎面对投资

不论资本市场热还是冷,“天朝教育委员会”的三人团队都很淡定。

“我觉得启动资金有个十几、二十万的肯定够了,当时我们三个人就准备了五十万注册资金就开始做了。我们的思路就是,一年不赚钱,剩下的事情以后再说,这一年的时间里能把产品打磨好就成功了。”吴涛在回答对待投资的态度时,如是说。

“现在这个状况下,团队还是希望能够把这个摊子做得更大一些,到那个时候可能会考虑接受投资,对于这个事情,我们三个人都比较谨慎。”春宝补充道。

高产团队的“下一个”游戏

说道他们自己的团队,“高产”是他们经常提到的词。

“一般三个月我们就会出一款比较不错的新游戏,朋友们吃饭的时候都会说,你们这还让不让其他团队活了,呵呵。”吴涛说,“现在我们已经有五款游戏了,有一些是锻炼团队,最近在做的一个还没有起好名字,不过我自己觉得很有意思。”

说到这,他也把正在测试的版本拿给我试玩了下,对于我这个游戏达人来说,后面的关卡我也只能说确实比较“变态”,当然是褒义词了。

“现在暂定《松鼠大作战》或者《松鼠吃松子》,之后或许还会改名字。”吴涛笑言。

采访之余,我跟他们还聊了很多,感触最深的就是这个团队的想法很坚定,很有主见和思想,不论是对待刷榜还是投资,亦或是制作产品的频率,他们都在摸索的过程中制定着团队的规章制度,也希望能尽快见到这个高产团队的下一个游戏。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