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游戏狗 > 天朝教育委员会 > 正文

天朝教育委员会的成功是意外

2013-09-15 10:50:00来源:游戏狗编辑:木心

提起CatCap,可能很多人会感到陌生,不过提到《天朝教育委员会》和《求合体》,恐怕很多国内移动游戏玩家都会有印象。新版本《天朝教育委员会》目前已经攀升至iPhone中国区免费榜第三、收费榜第二;iPad免费榜第一、收费榜第二。作为《天朝教育委员会》与《求合体》的开发商CatCap,却将自己的成功归结于一系列的“意外”。

天朝教育委员会的成功是意外

意外之一:因魔兽而结缘

CatCap成立于2011年10月,当时只有两个人吴涛和赵晓天,分别承担起程序和美术的工作。2个月后,第三名合伙人游戏策划张春宝加入。吴涛和赵晓天是70后的北京人,一个学计算机,偶尔给游戏杂志供稿赚点零花钱,一个专心于美术创作,张春宝是80后的西安人,毕业后在一家杂志社做销售。虽然张春宝很快就来到北京做起了自己喜欢的职业游戏策划,不过他们三人一直沿着各自的轨迹生活着,直到2005年《魔兽世界》国服的开启。他们三人的距离从同在一个城市,拉近至同一个服务器,而后同一个公会,最后共同创立移动游戏公司。

他们在魔兽中的分工或体现出的性格似乎也反映到了现实工作中,CatCap的吴涛在游戏里是公会会长,尽心尽责的操持着一切公会事务,当时他们公会是服务器副本进度最快的公会之一,竞技场排名多年位居前列,张春宝和赵晓天是公会的主力队员。基于多年的了解和友情,吴涛在决定从iOS 软件应用转而开发iOS游戏时,首先想到了这两位朋友。

意外之二:天朝的运气

据吴涛介绍,《天朝》在AppStore上架之初定价是12元,远高于其他收费游戏的约6元价位,更与大部分开发者的免费游戏方式(道具收费)背道而驰。“我们本打算也走免费的路,不过考虑到大家都免费,谁会注意到我们呢?所以干脆定个高一些的价格,吸引一下眼球,再慢慢降价。”吴涛说,“可是谁也没想到竟然卖得还挺好。”当时,《天朝》排名在前10名开外,付费用户约有5万。

更令吴涛感到幸运的是,为走免费路线而设计的游戏内购,在设计上存在问题,如果游戏真的免费了,不会有那么好的业绩。

《天朝》的好运气还远没有结束,游戏于去年12月上架,很快就遇到一次危机临近圣诞节,很多大厂商都在搞降价活动,《天朝》在中国区的排名直接被干到了第二篇,这令他们“当时心里很失落”。不过活动结束后,又重新开始爬升。“我们当时一直在观察,等到后劲儿没了后就开始调价。”张春宝说,“但是没想到今年3月份居然爬到第四名。”

至于原因,吴涛他们至今仍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可能是大家比较捧吧,《天朝》上线的时候,其实我们完全没有做任何推广。”吴涛说。“运气”则几乎成了他在解释原因时使用最多的词汇。

不过,在问及如何想到开发《天朝》这样一款游戏时,记者还是看到了运气之外的因素。据吴涛介绍,在开发iOS游戏前,2010前后他就曾与朋友一起开发过一款关于摄影的iOS收费软件,并且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因此吴涛得以较早地就熟悉了苹果AppStore的运作流程。在决定转而开发游戏之后,他曾花费了近半年的时间研究排行榜上的各种类型游戏,之后与妻子专程跑到湖北武汉,与负责美术的赵晓天通宵达旦地做开发,持续了一个多月。“除了吃饭、睡觉、上厕所,就是编程了。”吴涛说,“我老婆帮我们做饭。”

在回忆开发过程时,吴涛与张春宝将主美术赵晓天又归结到运气上。在他们眼里,赵晓天是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也是他们认识的能力最强的美术。当时,赵晓天由于升做某端游公司的副总裁,已经数年没有做具体的美术设计了,在吴涛的极力邀请下加入这个团队。“无论2D、3D、像素、端游、页游等,凡是跟游戏沾边的美术设计,他全都做过。”吴涛说。“有一个值得信赖的朋友,可以减少很多无端的怀疑和猜测。”

意外之三:《求合体》险遭除名

《求合体》是CatCap的另一款代表作品,目前iPad和iPhone版均排名中国区免费榜前50,畅销榜排名前25,但是这款产品曾险些被苹果除名。在《求合体》上架前,曾有刷榜公司找到他们,这让他们十分纠结。据吴涛回忆,他们几乎讨论了一晚上,到底刷还是不刷。他们的顾虑是,即使他们不刷榜,别人也会刷榜。不过这种行为早晚又会受到苹果的打击,最后他们决定不刷。“幸亏没有刷,很快苹果就打击刷榜了,凡是刷榜的游戏,一律无效。我们真是走了大运了。”吴涛说。此后,《求合体》一度上升至11名。

关于公司的未来计划,CatCap准备尝试多种方式,一方面自己在国内做发行推广,一方面尝试与发行商的合作。据吴涛透露,已经与有一家上市游戏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将一款益智类新游戏《榛果召唤松鼠作战》(暂定)交由对方运营。“每个公司的情况不同,只有将各种方式都自己走一遍,才能找到那条路适合自己。”他说。

相关新闻